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ag6

  当然,最先冒头的还是罗姆的冲锋队。2月12日,他急急忙忙的率领着自己大约四万人的冲锋队来到了慕尼黑的统帅堂对着北方宣誓(而此时的希特勒已经回柏林了)。虽然场上的气氛很热烈,也很热闹,不过由于是临时决定的,所以组织上稍微有点混乱。比如说,很多冲锋队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还在家里吃饭,就被自己的小队长给拉了出来,然后如同呆子一般在太阳底下晒了半天。最后听完罗姆一顿乱七八糟和驴唇不对马嘴的训话后,然后就是每个人对着纳粹党旗宣誓。不过由于时间稍微的紧张了点,宣誓后面应该配发的几万把短剑没有着落。于是罗姆的智囊团做了一个天才(天生的蠢材?)般的决定,大家拿出随身佩戴德刺刀,如果没有刺刀的拿匕首,没有匕首的只能拿水果刀,如果没有水果刀的话,唉,那只能拿菜刀了,反正只要是刀就可以了。然后,拿红布一包,就草草的交给那些人。虽然是出闹剧,但是还算演的比较圆满。而跟在冲锋队后面宣誓的是希特勒青年团,和冲锋队完全没有准备相比,希特勒青年团的领导人巴尔杜·冯·席拉赫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不管是仪式还是物品,准备的都非常恰当。但是他们宣誓的地点是在柏林。之后,类似的国社党组织都纷纷对德国政府和希特勒本人表示自己的忠诚。很快,这股风潮在戈培尔的宣传攻势下达到了顶峰。从开始德各个自治州,然后是各个城市,最后这股风席卷到了普通德乡村。甚至在小城镇上,人们都被一系列的群众集会、游行和壮观的场景搞得眼花缭乱。原先各种各样的自发性质的群众组织,都被自愿德“协作”进了国社党的组织。慢慢地,每个公民都发现自己与当局有了牵连,人们熟悉的老街被换上了新名。例如,在赫尔纳城,拉道斯广场成了阿道夫·希特勒广场,而首都柏林的贝贝尔大街成了赫尔曼·戈林大街。几乎每天都有新组织出现:什么母亲乡间学校、母子福利组织、儿童野营团、食品供应福利组织等等,真是层出不穷。  而且他的到来的确让这里安静了很多。他来了之后只靠三道铁丝网和7座哨塔,就维系着极低的越狱成功率。在他精心的设计下,每座塔楼都具有很好的视野,而站在塔楼上全副武装的看守会枪杀所有稍微接近铁丝网的囚徒,并且这个界线基本上由守卫自行确定,所以很多无聊之极的看守把这条越界线越定越远———不少囚徒会在离铁丝网100米开外的地方被枪杀。这样一来,自杀相对于那些囚徒们来说则变得异常容易,因为他们想死的时候,只需要义无反顾地奔向铁丝网,那么塔楼上的看守们就会完成剩下的事情。  “威廉!”戈林地表情忽然变得十分的严肃,他看了看季明一眼。然后说道,“因为我们得到可靠地消息。罗姆准备叛变了!”ag6  艾克正准备把枪拣起来,可是他感觉到几个黑影已经扑了上来,接着压在了他的身上。很快他感觉自己就要喘不过气来了,而只听到那个女人还在大叫。过了一会儿他感觉没了声音,接着忽然他感觉脑袋上猛地一疼,疼痛逐渐的扩散开来,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ag6

ag6​‍

  “这可不是钱的问题,”听了对方的话,季明微微的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来这里找我的?我可不相信我的舅舅会自顾自的夸耀自己有一个在德国当大官的外甥。”说到这里季明用凶狠的眼神看着对方。  “唔!这个,我认为还是等一等比较好。否则出现意外的话我们可担当不起啊!”季明笑着说道。  22,季明再次来到了慕尼黑,这是他三天以来第二次回到这里。不过这次回来他的心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现在即感觉非常的轻松,又感觉比较的沉重。轻松的是自己就快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而沉重的是自己今天要去杀一个人,虽然这个人的确很该死,而且自己一直以来也处心积虑的要除掉对方。但是现在真的死了,就如同下棋没有了对手一般,他觉得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点空荡荡的。  接着希特勒开始向大资本家靠拢。6月11日他免去了自己身边的经济顾问,取而代之的是德国大商人、资本家和容克贵族的代表。接着,大部分的贵族和卡特尔(类似美国托拉斯的垄断财团)开始纷纷向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靠拢。ag6  “哦,事情是这样的,”见到季明这么说,那个中将先开口了,“阁下,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保罗.豪塞尔,是退役的国防军陆军中将。现在,我的职务是冲锋队冲锋队第25预备旅领袖,旗队长军衔。”接着他指了指旁边的那个上校,对季明说道:“他是德国国防部新训练署,特别战斗队的指挥军官(Offizier,乌斯.施坦因纳上校。同时,他是冲锋队训练营(Ausbildungsamt)的指挥官。”

ag6

ag6

  “有!”海德里希急忙的补充道,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黑白的照片交给季明。后者拿起了照片看了看,照片上是一个高大而且略显笨拙的家伙。他戴着鸭舌帽阻挡住自己的面孔,穿着一身厚实的风衣,衣服的领子高高的竖着好像不希望对方看到他的脸。接着季明随便翻了翻,他发现全部是那个家伙的各种各样的动作,显得十分的诡异。  整个观舰式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在仪式结束以后,着德意志号军舰缓缓的驶离了基尔港沿着德国的海岸线开往德国北部的港口吕贝克。冬季的波罗的海虽然没有结冰,但是却异常的寒冷,特别是冷冰冰的军舰开到海面上,刺骨的寒风让季明感觉头晕脑涨。同时自己的礼服可是四处灌风,冻得他瑟瑟发抖。  不过希特勒的热情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美国、法国和苏联的大使均拒绝出席,此外几个内阁部长也拒绝出席,理由是巴本副总理的辞职。ag6由牛扑www.webnop.cn搜集整理

编辑:
返回顶部